返回

《催眠系列全集大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催眠圣经】(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一章心性大变

    白子飞愣愣的看着前方,心如刀绞。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要天长地久的青梅竹

    马赵雨霏就这么小鸟依人的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从家里走出来,脸上还带着高

    潮后的余韵,时不时还向她献上自己甜蜜的香吻,一幕幕看得白子飞感到脑子一

    阵阵的眩晕,心中涌起一阵软弱无力和被骗后的怒火。

    世事总是这么无常,如果白子飞没有看到这一幕,或者他会很高兴的告诉这

    个女子他的秘密,与她一同分享这个宝物带来的力量,他甚至或许还会成为好像

    超人或者蜘蛛侠一样的存在,用自己的力量做一个正义超人。

    但事实就是如此。

    白子飞紧紧握住拳头,作为一个孤儿,他知道凡事要忍。他现在并没有力量

    向那个男的争什么。公平?笑话,有谁会认为一个富家少爷和一个孤儿——顶多

    是学习好一点的孤儿——之间有什么公平?抢你的女人?呵呵,那是少爷看得起

    你。

    白子飞扭过头,静静的离开,在不远的街对面,那美丽的让人感到炫目的女

    子还在向她身边的男人娇嗔撒娇,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不断扭动着,勾起那男子

    一阵阵的欲火。

    白子飞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逛旧书市场,有时他也会买上一两本旧书。反

    正这些书都很便宜,而他父母去世时,给他留下来四套房子,他自己住一间最大

    的,剩下的三套租出去,一个月倒也有五六千的收入,倒也衣食无忧,再加上银

    行里的存款,他完全可以过上很不错的生活,也许这也是赵语菲一直没有将她又

    找了一个男人的事告诉他的原因吧。

    几天前,白子飞在旧书市场逛的时候,看到了一本黑皮书,上面缠着几条铁

    链,或许是因为那奇特的卖相,他鬼使神差的将它买了下来。回到家中打开一看,

    却全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他有些恼怒的对书吐了一口吐沫,将书扔在一边。

    当天晚上,等白子飞睡着后,那书却发出一阵阵奇异的光芒,接着,白子飞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好像有谁在教他一些什么东西。等他醒来后,却发现已

    经过了三天,下意识的翻开那本书,他惊异的发现居然可以看得懂了。

    这本书叫做催眠圣经,作者已不可考,而要开启这本书的就是血液,或者人

    体的其他任何液体。看到这里,白子飞不由想到那口吐沫,心中暗叫侥幸。继续

    看下去,白子飞有一种越看越心惊的感觉。催眠圣经里记录着很多催眠,控制的

    法门,可以完全的控制一个人,让他成为自己的奴隶也好,做牛做马也好,甚至

    让他自杀都可以轻易做到。而每控制一个人,都能获得这个人一成的精神力,当

    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修炼更加深奥的法门。

    白子飞跑回家里,打开催眠圣经,冷笑着,深吸一口气,开始照着催眠圣经

    上的法门开始修炼起来。

    催眠圣经上的催眠术共分七层,第一层叫做魅惑术,魅惑术并不能直接控制

    别人,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影响,但也是最好修炼的,白子飞照着催眠圣经修

    炼魅惑术,只用了三天就基本上掌握了魅惑术。只是由于魅惑术无法控制别人的

    心灵,自然也就无法获得对方的精神力。

    白子飞知道自己现在还差得很远,但获得一种新的能力的快感还是让他有些

    跃跃欲试。于是,他便离开他的住所,到外面试一下自己的能力到底怎样。

    现在正值暑假,白子飞一出来,只觉得暑气扑面而来,若是以前他一定不会

    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跑出去,但这次不同,他的眼睛不断的在马路上的女孩儿身上

    逡巡,由于炎热的天气,街上的女子都穿的十分清凉,也正好方便让白子飞选择

    目标。

    白子飞深知现在他的能力还十分低下,不能引人注意,所谓的魅惑术最好用

    的地方莫过于“搭讪”,那么最好的地方应该就是酒吧和步行街了。

    白子飞出来的时候天色还早,酒吧还没有营业,他便把目标瞄在了步行街上。

    去银行取了些钱,通过赵雨霏的事,白子飞算是认清了,现在的这些女人,

    十成里面有八成都是只认权和钱,他现在掌握的毕竟只是比较低级的魅惑术,如

    果没钱没权,想要把那些女人弄上床可能性未免太低,通过催眠圣经上的介绍,

    他知道魅惑术只能作为一个引子,可以让对方在感觉上有些改变,但不足已控制

    对方,更不由说改变了。

    白子飞来到步行街,一双眼睛不住的往马路两边的女孩身上扫射,寻找自己

    的猎物。

    “嘿,白子飞?”白子飞正在寻找猎物时,却听到身后一声熟悉的,娇滴滴

    的喊声,白子飞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很好,第一个就拿她来下手。

    白子飞身后的是和他同班的女生,叫孙雨馨,和白子飞的青梅竹马赵雨霏成

    为是文学院双美,又因为他们名字中都有一个“雨”字,所以又有人叫他们“文

    学院的小雨滴”,美貌不在赵雨霏之下,他现在正穿着一身雪白的洋装,一头乌

    黑的长发随意的披着,皮肤嫩生生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一双俏丽的笑眼总是

    带着一丝狡黠,此时她正俏生生的站在白子飞身后,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

    白子飞自然知道她那种有些古怪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她和赵雨霏不同,赵雨

    霏在遇到那个男人之前,还一直守着自己的处女身,待价而沽,即使白子飞也没

    有和她突破最后一层。而孙雨馨不同,即使是白子飞和她没有什么交集,也知道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艳名远扬,他曾听说孙雨馨放言只要她看上一个男人,那么当

    天晚上就可以上了他,而她身边总是少不了男人。而赵雨霏身边的那个男人周川,

    也正是孙雨馨介绍给她的,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公子,本来是想追求孙雨馨的,

    但她却看不上他,而孙,赵两人齐名,赵雨霏却一直守着自己的处女不放,无形

    中就比孙雨馨高了一筹,便把周川被推向赵雨霏,而周川也不负花花公子之名,

    很快就得手了。

    “你好,孙雨馨。”白子飞淡淡的笑着,说道。

    “呵呵,你好,雨霏呢?你们没在一起么?”

    白子飞心里一抽,暗骂婊子,知道她肯定知道赵雨霏和那个男人的事,甚至

    和那件事直接有关。白子飞心里一横,双眼突然变得深邃,魅惑术全力发动。

    孙雨馨突然感到眼前的男人突然变得充满了魅力和神秘,特别是那一双眼睛,

    是如此的深邃,令他不由自主的陷进去。

    “唉,我也不知道,她最近好像很忙,一直找不到她。”

    孙雨馨已经得到周川的消息,知道他已经占有了孙雨馨,今天在街上偶遇白

    子飞,本来是想调侃他一下,但一看到他那双眸子,竟然变得不忍心起来,甚至

    后悔自己竟然把那个该死的男人介绍给赵雨霏,等到眼前的男子知道后,他该多

    么伤心啊……

    除非,除非有一个女人能取代赵雨霏的位置。孙雨馨如是想着。

    渐渐地孙雨馨的看白子飞的眼神也渐渐变了,变得有些温柔,有些怜爱,白

    子飞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喜,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踏出了第一步。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安排么?”孙雨馨问道。

    “没有啊,就是有些无聊,所以出来逛逛。”白子飞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说道。

    都是因为我,要不然他们俩应该在一起吧。孙雨馨看到白子飞那一副有些失

    落,有些无奈的样子,想道,也更加坚定了要安慰他的想法。

    “既然你也没有安排,那就陪我走走吧。”孙雨馨有些期待的提议,正中白

    子飞下怀。

    他冷静下来说道:“荣幸之至。”

    孙雨馨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抓住白子飞的大手,白子飞

    感到一只娇小滑腻的小手钻进自己的手中,心里一荡,暗想这魅惑术果然厉害,

    顺利的话,今天就能把这个女人弄上床,想到这个女人的艳名,心中不由痒了起

    来。

    白子飞牵着孙雨馨的小手在步行街上逛了起来,二人倒也没有买什么东西,

    孙雨馨因为心理作用,倒也没有让白子飞大出血,反而十分照顾他的感觉,选了

    几个小玩意就不再买什么东西了,到了下午六点左右,两人逛的也有些累了,便

    找了个饭店吃饭。

    吃完饭,两人手牵手走出饭店,白子飞问孙雨馨道:“接下来有什么活动么?”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们去逛夜市吧!”

    “恩,好啊。”

    “我们走吧。”

    两人手牵手在夜市一直逛到十二点多,一路上白子飞一直全力催动魅惑术,

    而孙雨馨也渐渐沉迷其中,对白子飞有些不可自拔,双眼迷离,直直的盯着白子

    飞。

    如果是以前,那么白子飞可能会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但现在他只觉得痛快,

    这世界笑贫不笑娼,你无耻也好,下流也罢,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你就可以将

    别人玩弄于股掌——就好像以前的他一样。

    白子飞感到时机差不多了,就对身边的女孩说:“馨儿,现在也很晚了,我

    送你回去吧。”

    “恩,好,我,我自己在外面包了间房,你送我过去吧。”孙雨馨自然知道

    白子飞是什么意思,轻轻点了点头,有些娇羞的低下头,昏黄的灯光照射下,白

    子飞觉得这女孩好像一朵娇怯怯绽开的百合,好不诱人,不由一愣,但立刻就醒

    了过来,暗骂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还装什么清纯。

    孙雨馨带着白子飞回到她住的地方,白子飞一进房间就从身后紧紧的抱起她,

    孙雨馨似乎没想到白子飞如此急色,身体一僵,随即软倒,任由白子飞施为。

    白子飞将头埋在孙雨馨弥漫着淡淡的清香的秀发里,尽情的嗅着那种令他着

    迷的气息。双手也不老实的攀上了孙雨馨那一对饱满的双峰。

    孙雨馨顿时有如雷击,“嘤”的一声,几乎站立不住,俏脸蒙上一层可爱的

    晕红。

    白子飞一双大手狠狠抓住孙雨馨那对坚挺饱满的,只觉得孙雨馨的

    充满了弹性,即使隔着几层衣服也能感到它们无限的活力。

    孙雨馨长长的呻吟了一声,似乎从某种压力中解脱出来,娇躯不老实的扭动

    着,双眼迷蒙,好像罩上一层迷雾。

    “啊……阿飞,我们,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同样的话,同样的话!

    也是一个晚上,赵雨霏软软的身体轻轻的靠在白子飞身上,轻声说道,水汪

    汪的眼睛里那浓浓的情思让白子飞深深的沉迷其中,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见鬼去吧,你们这些婊子。”白子飞在心里疯狂的嘶吼着。

    他的眼睛霎的变得血红,心中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抽痛,一阵粗喘,双手更加

    努力的在孙雨馨娇嫩的上肆虐,要在这个美丽的上发泄那种被背叛的感

    受。

    孙雨馨感到白子飞的动作突然变得更加粗野,以为这是白子飞在表示同意,

    遂放下最后一丝矜持,转过身来,向白子飞献上香吻,更把小香舌吐出来,任由

    对方品味。

    “这……这是吻么?”白子飞一边品尝着这美人口中的琼汁,捕捉着灵巧的

    钻进自己嘴里的灵蛇,一边暗暗想着。

    这可怜的家伙,连自己女友的初吻都没有得到就被人抢走了女友的一切。

    “嗯……”白子飞终于松开了紧紧含住怀中美人的小嘴,两人的嘴唇间挂起

    一条透明的唾液,显得格外。

    “你会好好对我么?”孙雨馨双眼迷离,好像没有焦距一般,喃喃的问道。

    该死,该死的。

    “会的,我当然,当然会一直一直像现在这么宠着你的。”

    ……当年对赵雨霏,他也是这么说的……

    孙雨馨好像得到什么保证似的,慢慢的向后退了两步,解开自己身上洋装的

    口子,雪白娇嫩的身体顿时露了出来。

    孙雨馨身形相当高,足有一米七出头,站在一米八五的白子飞面前也只低小

    半个头,一对足有34c的跳了出来,白的耀眼,而此时孙雨馨还在发育中,

    也不知以后会变成怎样的巨物,两条又白又长,勾的白子飞双眼发直,上下

    扫视着,也不知要看哪里。

    “你还在等什么?白郎。”孙雨馨轻轻抛了个媚眼,笑道。

    白子飞打了个颤,“白郎”?妈的,好一个风骚的女人,他感到一股火热由

    胸口冲到丹田,不老实的硬了起来。

    孙雨馨看到白子飞下体的异状,轻轻一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白子飞毕竟还是第一次,能忍到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哪里还能在忍下去,

    饿狼一般扑了上去,抱起孙雨馨便扔到沙发上,三两下脱了自己的衣服,合身压

    了上去。

    “啊……”白子飞压上的一刹,孙雨馨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娇躯微微的扭

    动着。

    白子飞的大嘴不断在孙雨馨身上啃,咬,舔,吸,右手随手扯掉这美人胸口

    的乳罩,大力的揉,搓,捏,在孙雨馨坚挺的胸部留下一道道痕迹。

    孙雨馨配合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甜美的声音。

    白子飞觉得自己胯下的已经坚硬如铁,几乎就要爆炸开了,一把撕去自

    己的短裤,火热的阳物顿时弹了出来。对着孙雨馨已经汩汩流着蜜汁的摩擦

    了几下,发泄似的狠狠地插了进去,似乎刺破了什么东西,但他也不理,只觉得

    胯下美人的出乎意料的紧窄,竟使的他无法继续前进。

    “别这样好吗,别这么急吗,我们把它流到我们新婚的晚上吧。好么……”

    “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在新婚的晚上,

    你不觉得那样能给我们留下一个更加美好的回忆么?”

    一个俏丽的佳人将自己无限美好的娇躯紧紧的贴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脸上

    还带着一丝未褪去的带来的红晕,似乎正俏生生的向白子飞走来。

    “啊……”

    一幅幅画面在白子飞的心中闪过,他心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嚎,再不管身下

    美人能否承受的住,疯狂的起来。

    “啊啊啊啊……”

    孙雨馨没想到刚才还温情款款的“爱人”一下变得如此粗暴,不由发出一阵

    痛苦的哭叫,感到娇嫩的被那丑陋的东西肆意的蹂躏着。努力的挣扎起来,

    却没想到白子飞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大,挣扎了几下没有挣扎开,只得无奈的承受

    起白子飞的挞伐,泪水泉涌般的流出来。

    白子飞双眼通红,好像一个恶魔似的,粗大丑陋的肆无忌惮的在身下丽

    人的内进出着,感到对方肉穴不断的夹紧,肉壁上一层层的圈子一样不断的

    蠕动着,好像小嘴在吮吸着他一样。

    “哈哈哈哈……”

    白子飞发出一阵狂乱的大笑,赵雨霏!赵雨霏!你看到了么,我白子飞没有

    你一样可以活得很好,我胯下这个美人哪里比你差。

    然而,当他想到赵雨霏时,一阵心酸和苦楚还是潮水一般的涌上心头,不管

    怎样,他都是一个失败者,一个被背叛者,一个无奈的可怜虫……他似乎看到那

    个男人一脸嘲讽的站在他的面前,怀里还用着一个双眼迷离的半裸的女孩儿,正

    是赵雨霏。

    “……等着吧,你们两个,等着我的报复吧,我要让你们家破人亡,让你们

    求死不得,求死不能,让你们的灵魂在地狱里也不得安宁,你们,还有你们的家

    人,全都等着我的报复吧……等着吧……你们等着吧!!!!!”

    似乎要发泄什么似的,他更加疯狂的抽动着,在身下女孩儿凄凉的叫喊

    声中,猛烈的在粉红的肉穴中时隐时现,小腹不断拍打着孙雨馨肥硕的臀部,发

    出“啪啪”的声音。

    孙雨馨两眼发直,身体好像被撕裂后,又被一把钝刀不断的割来割去,似乎

    这种苦难永远也没有止境似的。

    月光之下,一个健硕的男子死死的搂住一个美丽女子的娇躯,发疯似的在那

    白嫩的上挞伐,那女孩时不时无力的挣扎几下,但很快就被那男人控制起来,

    月亮也躲到云后,似乎不愿看到这凄惨的一幕,直到那男子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

    一股股精液射进那女孩的体内,便软软的倒在那女孩身上,两人都不再发出什么

    声音,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章催眠初成

    天亮了,孙雨馨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边搂着自己的男人,因为白子

    飞粗暴的动作而布满伤痕的娇躯微微一颤,忙向后退去,似乎是要躲避什么危险

    的东西似的。

    本来就已经快要醒来的白子飞立刻被孙雨馨的动作惊醒过来,看到孙雨馨惊

    慌失措的样子,心知是自己昨天的样子吓到了她,忙将她搂住轻声安慰起来,同

    时魅惑术全力发动起来。

    孙雨馨本来还是很害怕的样子,但很快就又一次被白子飞迷惑住了,暗自想

    道:他应该是知道了赵雨霏的事了,心中难过,所以才会那么失态吧。就是不知

    道他知不知道是我安排的……

    想到这里,孙雨馨心中又莫名的害怕起来,将自己的娇躯紧紧的靠向白子飞,

    好像怕他不要她似的。

    白子飞对孙雨馨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如果现在不安抚好这个女人的话,那

    么疯狂起来的女人是很可怕的,而且自己在她身上留下的这么多伤痕,更加可以

    作为强奸的证据,在加上她家里的势力也是白子飞所垂涎的,所以不容有失。当

    他感到怀里女孩的动作后,心里暗暗出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我伤到你了?”白子飞柔声问道。

    孙雨馨娇羞的点点头,心中也不再那么害怕,起码白子飞还是对自己很温柔

    的,那么他也就应该不知道周川与自己之间的事情,心中不由也松了一口气,更

    加将自己的娇躯靠向白子飞。

    白子飞看着怀里女子娇羞的样子,暗骂一声婊子,不知道陪过多少男人了还

    在这里装纯。

    “我们起来吧。”虽然心中暗骂,但还是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魅惑术之下,

    一双眼睛更加显得无比深邃,“嗯。”孙雨馨微微低着头,轻声应道。

    白子飞起了床,正要穿衣服,却听到身后孙雨馨娇呼一声,扭头看时,却发

    现这美人正黛眉紧皱的坐在床上,床单上几点血迹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你……你是处子?”白子飞有些不信的问道。

    “恩……?”孙雨馨俏脸带着几分晕红,娇羞的应道。

    白子飞顿时感到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

    什么?

    她是处女?

    那么,我又算是什么?

    禽兽么?

    ……

    见鬼去吧……见鬼去吧!

    禽兽……在这个世界上,不做禽兽……就要做禽兽的食粮……

    “我……我是自己愿意的。”孙雨馨看到白子飞那副样子,轻声柔柔的说道。

    “那……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

    孙雨馨低下头,透过她那长长的睫毛,白子飞可以看到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中

    闪过一丝黯然。

    “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跟别的女的跑了,我母亲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

    后来,我母亲在金融市场上做出了一番事业,被人誉为女强人,那个男人又跑了

    回来,好话说尽,说什么重新开始,而我母亲也相信了他,谁知道他瞒着我母亲

    在外面包养女人……最后还从我母亲那里骗走了一大笔钱……我就是要把那些个

    自以为是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看他们一个一个像条狗似的在我身边转来转去,

    最后在把他们一脚踢开……”孙雨馨说着这个有些俗套的故事,眼中的黯然之色

    不觉变成一股煞气。

    “欧?那么我呢?”

    “你?”孙雨馨看了白子飞一眼,脸上的煞气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蛋

    变得嫣红,眼中几乎要流出水来。

    “你,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主人。”说完,便将无限美好的娇躯钻进白子飞

    的怀里。

    “……”白子飞轻轻的搂起这个女孩,赵雨霏,见你妈的鬼去吧,对他而言,

    怀里这个女孩比他的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更值得珍惜。

    但是,他的计划是不会变的,他要报复,报复所有的人,所以的人!

    ……或许,怀里的这个女孩除外吧。

    直到有一天,他知道了那件事……

    白子飞和孙雨馨在孙雨馨的房间里呆了几天,每天里白子飞都尽情的享用着

    孙雨馨洁白娇嫩的美妙,直到一天,孙雨馨和白子飞做过之后,两人静静的

    躺在床上,白子飞不知怎的忽然想起赵雨霏来。

    “她现在应该也在那个男人身下,尽情的让那个男人玩弄她的身体吧。”白

    子飞想道,一阵愤恨涌上心头,他没有父母,从小到大唯一给过他关爱的人就是

    赵雨霏,而当她背叛他时,他永远也不能忘记那个女人带给他的耻辱。

    “该死……我应该练习一下催眠圣经下面一章了。”白子飞强行按下心中的

    怒火,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暗暗想道。

    白子飞好不容易才摆脱开孙雨馨的纠缠,暗想只是依靠魅惑术还是不行,只

    有掌握了催眠术才能让这些被催眠的对象乖乖的按照自己的吩咐行动。

    一回到自己家里,白子飞立刻就打开催眠圣经,开始第二层的修炼。

    第二层是催眠术,从这一章开始就可以控制对方的心神和吸取被控者的精神

    力了,但又有很多的限制,所以又被称为初级催眠术。

    初级催眠术的确要比魅惑术难修炼了许多,白子飞用了整整两个星期才练成,

    而且还需要一个祭品,换句话说,要想要初级催眠术彻底练成,就要催眠控制一

    个人才行,否则,虽然可以控制对方的心神,但是没有办法吸取被控制者的精神

    力,也就不能继续修炼更高等级的催眠术。

    “那么,拿谁做祭品呢?”白子飞暗暗想着。

    白子飞从来没有想过那赵雨霏作为催眠的对象,他要她在清醒的状态下为她

    对他所做的付出代价。

    “恩……或者,拿他来作为祭品是个不错的决定。”白子飞想了想,找到一

    个目前催眠后对自己好处最大的人。

    白子飞现将自己家里布置了一下,就打电话给孙雨馨,让他请她母亲过来。

    白子飞已经从孙雨馨那里打探到,孙雨馨自打其父第一次离开后就改了姓,

    随她母亲姓孙,其母孙娴,十几年前白手起家,应是打造出一个“雨馨集团”,

    主要以经营服装,食品和娱乐为主的大型有限集团公司,总资产高达数十亿。孙

    雨馨的父亲后来没有弄明白孙娴的底细就下了手,结果骗了六百多万就慌慌张张

    的跑了,却不知在商海沉浮十几年的孙娴早就看破了他那点把戏,只不过是因为

    对方是孙雨馨的父亲而不想为难他罢了。

    白子飞知道对付这么一个女人,尤其是他想要控制对方的心神可以说难比登

    天,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催眠术的力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催眠师的自信,

    如果在这里止步的话,那么以后遇到同一类对象时,他的催眠术都会失效,而如

    果成功了,所带来的收益也是极其巨大的,所以他才决定要对孙娴下手。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就要做好准备,首先是环境,催眠术,尤其是初

    级催眠术,对各方面要求极多,除了催眠师的功力之外,所处的环境,所听的音

    乐,所服用的食物,就算不能在这些事情上有所加分,也不能在这里倒扣分。

    白子飞花了三天的时间准备了一张唱片,又找人将家里的家具重新布置了一

    下,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至于在食物里加料就算了,毕竟孙娴在商海里呆了那

    么久,就算自己现在挂个她的准女婿的名头,她也未必就会对自己有多少信任,

    不在食物里加料免得弄巧成拙。

    又过了几天,白子飞通知孙雨馨,让她带她母亲过来坐坐,孙雨馨听情郎说

    要见家长,心里高兴,连连答应下来,说第二天就带她过来。

    第二天晚上,孙娴孙雨馨母女二人结伴来到白子飞家中,白子飞第一次见到

    孙娴的母亲,不由有些惊讶,原本以为孙娴怎么也要四十多了,白子飞图的不过

    是她们家的家产,可一见到孙娴,白子飞立刻就将自己原来的打算抛之脑后。

    眼前的妇人怎么看都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如果不是眼角微微有了几丝几乎

    可以忽略不计的皱纹,还能更显年轻。她身穿一套剪裁合身、线条简单的白色套

    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衫,显出一种知性美来,衣领下挂着一条白金钻鍊,镶钻的

    鍊坠贴着硕大的胸脯,很能使人想入非非。乌黑的披肩长发使得她白皙的皮肤显

    得更加白嫩,无色的唇膏点缀得樱唇丰润艳丽,全身散发着高贵优雅的气息。虽

    然孙娴穿着套装,但是并不能把她曼妙的身材掩盖住,成熟女人的乳峰高耸坚挺、

    硕大圆润,白子飞目测足有36d的规模。

    白子飞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就暗地里把她划到自己女人的圈子里,如此极

    品的女人就此放过可是天理难容啊。

    “你好,你就是白子飞么?”在白子飞打量孙娴的时候,孙娴也在打量白子

    飞,第一印象倒不错,感觉挺稳重,不像有些年轻人,一看就很浮躁,气质也不

    错,举止间带着一种儒雅之气,应该看过不少书,而且对中国古典文化有些了解,

    眼睛很清亮,给人一种很坦率的感觉,看到自己没有什么贪欲,应该不是那种城

    府很深的人。

    孙娴对自己的眼光一向很有信心,一般来说气质这种东西是无法伪造的,但

    她没有想到的是依靠着催眠圣经,白子飞可以轻易的使人认为自己身上存在某种

    气质,这只是一种基本的小技巧,连魅惑术都算不上但就是这些小技巧往往可以

    使得事情事半功倍。

    细节决定一切。

    “是的,你好,阿姨。”白子飞不卑不亢的答道,并把二人迎进家里。

    孙娴每天工作的相当辛苦,毕竟一个女人要支撑起这么大的一个集团并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她本身并不是那种女强人的性格,更多的是为了孙雨馨能

    生活的好一些而不得不去打拼,而她的女儿又不让人省心,孙雨馨做的那些事,

    说的那些话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孙雨馨一直没有闹出什么大麻烦来,有些溺

    爱孩子的孙娴也就由得她去。

    直到半个月前,孙娴突然发现一个男人走进了自己女儿的生活,而且女儿似

    乎还对他动了心思,才有些急了,忙派人去查。调查出来的结果令她大吃一惊,

    这个男孩刚刚失恋时,自己女儿就趁虚而入,再加上这男孩失恋也是自己女儿布

    置的,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自己女儿对这个男孩先有了好感才做下这些事,不由

    得,孙娴对这个男孩产生了兴趣。而之后半个多月,自己女儿表现的格外乖巧,

    听女儿说都是那个男孩的劝说使得女儿改掉了不少自己怎么说都没有让女儿改掉

    的坏毛病,更是对这个男孩产生了一丝好感。

    “恩?这是你做的饭?”孙娴进了白子飞的家,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

    再看到白子飞身上系的围裙,有些意外的说道。

    “啊,是的,我从小没了父母,总不能天天出去吃吧,就自己学了做饭。”

    “恩……很不错嘛。”孙娴有些好奇的试了一口,感到做的颇有水准,说道。

    “呵呵,阿姨过奖了。”

    ……

    三人吃完饭后,孙雨馨见吃饭时母亲一直在夸白子飞能干,说自己不做家务,

    心里欢喜情郎被母亲认可的同时,也有些不忿,吃完饭便主动要求去洗碗,白子

    飞要去帮忙却被孙娴推了出来。

    客厅里只剩下孙娴和白子飞二人了。

    一切都按照白子飞的计划进行着。

    “小飞啊,你家里布置的很不错嘛,给人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奥,前一段才重新布置过,我也不太懂,只是觉得这么摆放比较舒服。”

    白子飞笑着说,眼睛趁着孙娴不注意时,盯着孙娴充满着熟妇风韵的俏脸。

    虽然没有打算在饭菜里下药,但是一点手段不做也是不可能的。

    在中医里面,万事万物皆可为药,白子飞在做饭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一点,

    不同的食物虽然单独吃没有什么问题,但一旦混在一起,便可以产生轻微的催眠

    作用,一般来说人体都可以自动免疫这么轻微的催眠效果,但如果一个人十分疲

    倦,又处在特殊的环境下时,这种效果也同样可以被无限的放大。

    吃完饭后,白子飞故意拖了半个小时才让孙雨馨去洗碗,就是要避免晚餐所

    含的效果起作用时,孙雨馨已经洗完碗出来,那样就不好办了。

    “阿姨,我最近买了张碟,我们一起听听吧。”白子飞注意到孙娴的脸上渐

    渐露出倦容,心里知道饭菜起作用了,忙趁热打铁的说道。

    “恩?好啊。”孙娴不知是计,欣然同意。

    白子飞取出那张催眠碟片,放了起来,又取出一瓶葡萄酒和两个高脚杯,摆

    在几上,给孙娴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