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催眠系列全集大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催眠網路(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催眠網路

    西元2017年,網路的發展已經到了將「虛擬實境」廣泛應用在各方面上。

    就像我就讀的高中,就是應用虛擬實境在功課上,以效果來說確實是比老師在課堂

    上說破嘴要來得好。

    只是,也會有無法吸收的學生在……我算是其中之一吧。畢竟將精神都用在玩電腦

    和網路遊戲上,就連青梅竹馬的她也是對我不抱持期待。[hide]

    我的名字是天空明,是森野高中的二年生;至於我的青梅竹馬光野真名,則是從幼

    稚園就住在隔壁的,有著一頭紅色短髮的活潑美少女……如果我的眼光沒有異樣的話。

    不過我還有另一個身份:駭客。不過並不是那種人人喊打的惡質駭客,而是定時測

    試各大廠商有無安全漏洞,或是測試新版軟體的bug等等……。基本上現在已經滿

    多人去從事這樣的行業,而且那些廠商也會給我們經費來堵漏洞或debug,所以說好

    賺,也確實是有辦法單靠這一個技巧來生活就是。

    事情,是發生在午夜的一場網路討論會。

    那時候,因為目前廣泛使用的os正開放新版測試,所以我們這堆人自然也就會常

    聚集在一起討論起來。只是討論到後面,常常就會跑題。

    不知怎麼的,突然有人提到了關於「催眠」-雖然說實際上大多是在談相關的

    文章或是遊戲,不過我卻不由自主地往另一個方面想。

    將催眠的技術應用在虛擬實境的話……?

    因為這樣的動機,我開始狂找關於催眠的書籍資料。在花了一整個星期日的時間之

    後我發覺到,所謂的催眠,其實可以簡化成「將資訊輸入到潛意識」的一種動作。

    以前就有電影院將可樂的資訊安插在電影中,以數十秒分之一的速度在螢幕上「閃」一下,結果就讓當時可樂的銷量暴增百分之五十以上……姑且不論數據對不對,不

    過這個手段後來就被禁止了……。

    當然,我不會作得如此明顯,而且這對我來說還只是理論階段,還得作實驗成功才

    行。

    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程度,才是一個駭客應該有的禮儀。(不過這只能管到有良

    心的,惡質的就只能請他們自求多福了。)

    而我身邊唯一可以找到的實驗對象……就只有我的青梅竹馬了。

    ----

    詳細的程式寫法與侵入方式我不方便在這裡說明,總而言之我將程式藉由之前幫她

    修電腦時植入的後門程式放進去,然後藉由虛擬實境的啟動時同時啟動……之所以設

    定成這樣,是因為虛擬實境本身就是個「催眠視覺」的程式,在相輔相成之下效果會

    更加地顯著。

    當然,因為是實驗,程式的植入必須分許多次進行-不過好在她對電腦是一知半解

    ,而且加上我還是電腦專家(尤其是駭客方面),她對我說的話還真是深信不疑呢。

    而為防連我自己也中獎,除了程式碼上有追加對特定人士的迴避外,我自己戴的眼

    鏡上也有做出迴避措施。這樣在往後使用虛擬實境學習時,才不會出狀況。

    然後,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之後的某個晚上……。

    正當我在二樓的寢室處理著安全漏洞的報告時,窗戶傳來了輕輕的敲打聲。

    我停下敲鍵盤的手:「怎麼又從窗戶進來啊?」

    「唉唷,這樣比較快嘛。」隨著聲音,短髮的少女穿著便服從打開的窗戶爬進來-

    是真名:「還在忙電腦啊?」

    「不忙沒錢可以賺啊,我又不像妳,父母都在家。」我的父母在去年就移民到美國

    了,我是因為還有高中要讀才沒有跟著被踢過去。

    「唉呀,我現在家裡也只剩下我一個人啊,你忘了我爸媽上個月才出差,起碼要年

    底才會有回來的時候嗎?」真名一邊說,一邊大力地坐在沙發上-隨著身體的動作,

    我隱約可以看到她的胸部在衣服內劇烈起伏著。

    她並沒有穿內衣。

    「好啦,今天又要借什麼漫畫?嗯?」她會爬窗戶到我房間,通常也只是借漫畫回

    去看而已。

    「嗯,不過我想看看再回去,可以嗎?」她一邊說,一邊從我旁邊的書櫃裡拿出一

    本漫畫,就坐在我的床上看起來了。

    不過她拿的漫畫……是成人漫畫。

    我將椅子反過來作,一副等著看好戲的心情,看著接下來的演變。

    不出我所料地,才經過五分鐘多,她的臉頰就出現了紅潮,胸口有著明顯的起伏;

    再過幾分鐘,她就空出一隻手開始不規矩地,隔著衣服在撫摸著自己的胸部;胸部摸

    夠了,手指便往下移動,拉開了牛仔褲的拉鍊,露出了粉紅色的私處,然後就用手指

    不斷地在小紅豆與私處之間遊移著。

    她連內褲都沒有穿。

    「啊……嗯……喔……嗯……」她一邊吞著口水,一邊加快手指移動的速度,私處

    也開始滲出透明的液體,甚至滴落了床單,在床單上出現了水痕。

    半小時後,她突然弓起身體,全身像是抽筋般地僵直後,就整個人靠牆攤在床上喘

    著氣,顯然是達到了。

    「妳最近常常自慰嗎?」我語帶好奇(其實是明知故問)地問道。

    「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一個月心血來潮就常常自己來……」喘著氣,她顯然

    沒發覺到自己竟然在我的面前自慰。

    「很舒服吧?」

    「嗯,是很舒服,不過我想要更舒服一點……」她指了指手上的漫畫:「老是

    自慰都膩了,讓我嘗一下做愛的感覺好不好?反正你是男的嘛……」

    她一邊說,還一邊用手撥動著自己的私處,一副誘惑我的模樣。

    「要我幫忙可以,不過妳總得做點表示吧?」

    「唉唷,真小氣……」她一邊嘟囔著,一邊起身走了過來;而我也將椅子坐正,就

    這樣看著她拉開我褲檔的拉鍊,將我那已經漲的過火的分身拿出來:「唉呀,還真大

    呢……」她讚嘆完後,便開始用舌頭舔著我的分身,雖然生疏,不過對於還是第一次

    的我,遠比自己自慰還要衝擊著我的感官。

    結果令人洩氣地,才三分鐘我就將精液噴在她的臉上。

    「嗯……有點腥,不過還滿好吃的……」不在意自己的臉和衣服都被精液濺到,她

    品嚐著我的精液,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在她把臉上的精液都舔完後,又回過頭繼續舔著我的分身,直到我的分身又再度堅

    硬起來為止:「唉呀,和漫畫上說的一樣耶……」讚嘆完後,她便把牛仔褲脫掉,露

    出了有著些許陰毛的私處。

    她正想連上衣也一起脫掉,我連忙制止:「就這樣上來吧。」

    「嗯,好啊。」對於我的提議,她顯然十分同意-她輕握住我的分身,雙腳一跨坐

    在我的身上,將分身對準她自己的私處後,就將屁股慢慢往下沈,讓我的分身鑽進她

    的體內。

    「嗚……」畢竟是第一次,在我的分身鑽進她的私處時,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些

    許的鮮血從交合處滲出些許-這是她還是處女的證明。

    直到她整個屁股坐在我身上,讓我的分身進入了一個緊到會讓我打咿索的溫熱的洞

    後,她才鬆了一口氣:「哈、哈……沒想到還真有點痛……不過現在應該沒問題了。」

    「辛苦妳了。」我擦掉她因為疼痛而漏出來的眼淚後,就用吻來安慰她-而她也十

    分高興地,用更激烈的舌吻來回應我的安慰。

    而隨著下體開苞時疼痛的逐漸消失,她的屁股也開始扭動著。

    「想要了?」我離開她的嘴唇,問道。

    「別、別問了啦,快點……快點賜與人家快樂……」她開始懇求我,屁股也開始時

    而上下,時而左右搖擺動著。

    「那,自己動吧。」

    「喔、嗯……」聽到了我的話,她開始嘗試將屁股大幅度地上下動著-顯然刺激太

    大的關係,她每動一次身體就會直顫抖好幾次:「啊啊……好棒……身體……停不下

    來了……啊……阿明,早知道我就早點找你了……」

    我沒繼續說話,只是拉起她的衣服,讓沒有胸罩保護的胸部露出來,並用雙手玩弄

    著。

    「啊啊……阿明,胸部、胸部好舒服……」她緊抓著我的肩膀,屁股不斷地起起落

    落。

    「以後妳就常常來讓我玩吧……」

    「嗯,好啊,我要給你玩、我要讓你玩……」在接近的衝擊之中,她只能盲目

    地回應我的要求。

    興致一來,我抱起了她,將她放倒在床上。在我開始抱住她的腳猛力衝刺時,她也

    高興地雙手撐著床,不斷地用屁股來回應我的衝刺。

    在幾近半小時的肉搏戰後,我和她幾乎同時間大叫著,在她全身僵直的同時,我也

    在她體內放出了我的第二發精液。

    在極度的疲累之中,我和她互擁,沈沈睡去。

    --

    張開雙眼,就看見她那安穩的睡臉。

    看來這一個月的漸進式催眠相當有效果,讓她能夠完全無視於貞操的觀念,就這樣

    把她的第一次給了我。

    內容?抱歉,無可奉告。

    要開始正式進行計畫了呢?還是繼續在她身上試驗呢?正當我考慮時,她帶著細微

    的哼聲,醒了過來。

    一看到我醒過來,也不管我的分身還深埋在她的裡,就撐起上半身說道:「你

    已經醒來啦?」

    「是啊……」我一邊說,一邊雙手依然不知足地在她的身上移動著。

    「不要啦,癢死了。」她口裡這樣說,身體卻沒有任何阻止我的動作,甚至於我還

    可以感覺到從她的傳來的擠壓感。

    「……要嗎?」

    「來啊,誰怕你。」脫掉了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休息一晚後的她,「性」致也很

    高昂。

    就這樣,我們兩人又在床上玩到了中午,才爬起來準備中餐。

    看著只穿著圍裙的她,在廚房幫我做菜的樣子,我有一種滿足的感覺-不管是現狀

    還是程式的成功。

    我趁著她在做菜的時間,回到房間電腦前檢查著這個還沒命名的程式。

    「嗯?這個是……」看到一半,我發覺到程式裡有個選項我竟然忘了關。

    一般的木馬程式都具有隨網路擴散的機能,而我們駭客為防程式被濫用,這個機制

    通常都會關閉或是拿掉。

    不過很顯然地,我在寫這個程式時,忘了加入關閉擴散的選項……。

    現在共享軟體的發達,連她自己也裝了一分類似的軟體,這麼一來,那個程式恐怕

    已經隨著共享軟體而複製出去了吧。

    對於一個尚未完成的程式而言,這可不是好現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